乔夏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  照片我拿到啦,超棒的!中间出了一点点小波折导致现在才拿到……谢谢 @王凯家的大喵 姑娘!

  终于补完了《地平线下》,前面哭了好多次,看到结局却意外的平静,总觉得故事还没有结束。他们的故事怎么会结束呢。不同的时空不同的cp,在明楼和明诚相遇的那一瞬,一切的故事都才开始。

  有一种很想为清和做些什么但技能栏又一个都没有点亮的无力感

  第一次看的盘子的文是春节联文的《朱瑾哥哥》,(没错……我入坑很晚_(:зゝ∠)_ ) 一下子就被吸引了,戴着朱瑾花的阿诚哥哥真是无比的温柔啊。

  很喜欢盘子的文,虽然由于种种原因还有一部分还没有补完,但是这不能阻止我买本子的手,因为完全相信太太的文笔。平常的生活,细细碎碎的感情,却都像一幅画;一部电影;像阳光下的玻璃球,闪着美丽的光。

  不同的时空,不同的cp,但他们永远都那么美好。

   日常不会夸人,碎碎念了一堆,以及坐等晚自习放学回家拍本子( • ̀ω•́ )✧

大哥眼里有星星:

正式本宣终于和大家见面了!
经验不足,动作很慢,在大家的帮助下终于走到了这一步(鞠躬)


本子说明
刊名:海洋生物进化论Evolution Theory
类型:楼诚中心短篇文集
封面:外封为雾面透明材质外加烫银字,包裹彩绘内封
字数:12W+
尺寸:A5
页数:325P
精美彩插:10P
是一个砖头本没错……
价格:69元


收录文章
分为两个篇章,第一篇章为楼诚原著向短篇,收录《不药而愈》《真正意义的初吻》《朱槿哥哥》等23篇文章,包含一篇未公开及一篇G文。第二篇章为楼诚衍生向短篇,收录《愚人博物馆》《红色高跟鞋》《梦想和平光塔》《海洋生物进化论》等15篇文章,包含一篇仅在本子里公开的福利文章及一篇G文。
收录文章详情及相关注意事项请点击:
《海洋生物进化论》收录文章目录


随书附赠
白鲸院长及水母警官异形书签一对
书签仅随书附赠,一书一套,不做加购哟


参本人员
作者:盘子(@大哥眼里有星星 )
责编:@季节替而岁岁安 
主催:@发条包 
书籍装帧设计:@蓝子  @商容三叶 
画手:@Flying  @nany  @Yan  绘意思
Guests:@发条包  @树深见鹿 
特别鸣谢:@蓝子  @树深见鹿 


预售时间
2017年7月1日晚上8点~2017年7月31日晚上24点


楼诚ONLY预售场取时间
2017年7月1日晚上8点~2017年7月11日晚上24点


预售链接请点击
海洋生物进化论Evolution Theory


预售开始拍付前十将获得
特典彩插明信片套装(内含十张不同明信片)及盘子的特别to签(to签如嫌弃可以不要!不强制送2333!)
明信片套装也没有加购,如果还想获得的话可以在发货前写文评@大哥眼里有星星 。赠送之后如有剩余套组会随机放进拍付前五十其中几位的邮包里哟。


盘子的一点唠叨
掉进楼诚坑是非常奇妙的事情,初遇如惊鸿一瞥,意识到时已弥足深陷。动人纯粹的感情不是没见过,只是再难遇见这般轰烈和这份深沉。是他们让我看到,在那个动荡又病态的年代里,人命虽轻如鸿毛,爱情却可以如磐石般坚定厚重。
是的,爱情。很多人说他们的感情高于爱情,可我却兀自妄言,说这是高于一切感情的爱情。只有炽热的爱情,才能如烈火般燃烧蔓延,从一腔孤勇到死生契阔,从豆蔻年华到白发齐眉,从风雨飘摇到现世安稳,温度依旧不减分毫。
而这份温度也足够让我爱很久。从有出本的想法到付诸实践的周期实在漫长,途中有过多次心理斗争。本子最终面世,要感谢从一开始就鼓励着我的蓝子,24小时待机忍受我打扰的岁岁,二话不说扛起主催大任的发条包,总是无脑吹我爱我的老婆树深见鹿,还有飞飞和三叶,所有给予我勇气和信心的小可爱们。
时间确实很漫长,但我想我走得慢一点也没关系。如果我的目标是对的,总能走进你心里,你说对不对?
不管你有没有购买本子,盘子都谢谢看到这里的你(鞠躬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哥眼里有星星 2017.6.29


 

  书收到啦!蛮厚的一本,封面和书签都超级酷。话说《床替》和《男妻》都是一章一章追完的,很可爱的故事,补《这该死的钞票》的时候半夜在床上笑得抖啊抖。

  谢谢 @花如森 阿森的故事!

  规定自己一天只看五章或者十章《地平线下》,入坑太晚只舍得一点一点地补。压抑,辛酸,平常,浪漫……想说很多,又没法用语言表达,无比想念清和和。

他们 致《小明星大跟班》

  算是个长评吧……第一次写,给亲爱的 @强摘的果实不甜 太太 超想7.22去魔都玩的,可惜学校要上课_(:зゝ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在一个晚上忽然看到太太发的这个故事。狼狈的小演员打着喷嚏,声音好听的老妈子逆着光把纸递给他,一下子就燃起了我继续看下去的欲望啊,(话说太太笔下的李熏然都超可爱!)然后从第二章开始一章一章得慢慢往下追。

  娱乐圈的故事很新鲜很有意思,当演员的李熏然身上依旧有那种朝气蓬勃的生命力,他认真、敬业,对生活充满希望,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去温暖、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;凌远则更润物细无声,努力守护着自己重要的人,让人觉得踏实、有安全感。但是,他们也偶尔会有负能量的一面。比如,小演员会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惘,会否定自己;比如,凌经纪会进入死胡同,固执地认为李熏然会相信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是自己造成的。这样有着软肋有着脆弱的一面的他们反而更真实、立体,比一味地傻白甜更加有骨有血,挣脱了文字,站在在每一位读者的眼前。

  凌远和李熏然两个人在对方生命中的出现都彻底改变了对方的人生——凌远带着认真敬业的小演员去实现从小到大的梦想,走向更大的舞台;李熏然则在凌远处在黑暗中时把他从泥沼中拉向阳光;两个人遇到了珍视自己的对方,终于不用再独自一人。

  他们,都是那么好的人。

  太太说的很对啊,他们是活在故事里的人,只有故事才能延续他们的生命。谢谢太太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故事。

  不怎么会夸人,想说的东西很多,但是表达不好,碎碎念了一大堆,太太不要嫌弃啊(*/ω\*)

求一下这张的原图🙇

【楼诚】整理原著/官方发糖

狐狸摇尾巴:




整理一下原著中比较明显的官方发糖。


《暴走看啥片》里评价楼诚说“两位演员默契十足,对楼诚二人的权力把握、个性魅力、性格语言的把握和表演的相当克制精准,点到为止和谐得体。7分情演出,5分最佳,2分留白,普通观众自然会领会到7分……至于广大腐女能看出100分。”


所以,我就是那个看出100分的。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阿诚明白了明楼的意思,说道:“点到为止。”


明楼颇有深意的点点头:“孺子可教。”


阿诚低头浅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019页




“我说不用。”明楼语气坚决,“阿诚十岁就来到我家,吃我明家的饭,喝我明家的水长大的。明家一手培养了他,长兄如父,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!我知道怎么去发挥一个得力手下的作用,最重要的一点,我不喜欢别人挖墙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040页




明楼大叫一声,从沙发上悚然惊醒,一场噩梦,大汗淋漓。


门被推开,阿诚快步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047页




明楼手里拿着报纸边说边走近办公室:“……一个和平的缔造者,公众形象不错。”


阿诚紧随其后走了进来,关上门回应道:“汉奸形象。”


明楼回头看了一眼阿诚。


阿诚补充道:“西装不错。”


明楼客气道:“谢谢。”


两个人感到好笑。


…………


“别忘了再敲她一笔,这样南云造子会更容易相信你。”


“相信我爱财如命。”


明楼开玩笑地道:“你不爱财吗?”


阿诚抿嘴一笑:“君子爱财。”


明楼瞟了他一眼:“这个月别拿工资了。”


“干吗呀,还不让人说话了。”阿诚道。


“学会贫嘴了,别光在我面前贫。”


阿诚呵呵一笑:“拿您练练兵。”


听他这么一说,明楼也难得地露出了笑容:“好吧,今晚上,看你的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74-75页


听到响声,阿诚风一般地跑进来,见到紧抱在一起趴在地上的两人,顿时一愣,立即牵着小男孩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077页




明楼转身正准备要走,倏地想起了什么,对阿诚问到没:“这幅画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更上一层楼。”


“叫什么?”


阿诚重复道:“更上一层楼。”


“你试试。”


“正在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128页




明楼主动把阿诚的调色板给接过来,阿诚松开手,继续道:“海鲜、香烟……”


……  ……


“明先生要是知道了,会活剥了我的皮。”


明楼一回头,阿诚浅笑。


……  ……


挂了电话,阿诚一句话不说回房间换了身衣服,拿了文件。明楼端着调色板在画板上轻描,道:“狮子大开口啊。”


阿诚边走边说:“……你别弄我那画,颜色深了。”


“我帮你调一下光线。”


“你再把那画给毁了。”


“小心开车。”


阿诚没有回应,穿上衣服径直出了门。


明楼在画布上添加了两笔,定睛看了看,觉得好似的确不如原先:“更上一层楼……”摇摇头,搁下画板,“玩物丧志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128页-129页




明楼走到餐桌前,阿诚看他走过来,地上报纸道:“大哥,今天的《庸报》。”


明楼一边看报纸,一边漫不经心地读道:“汪主席的‘和平大业’是赢得这场战争的唯一法宝……”


“谁这么讨厌?”阿诚低着头,边喝粥边说道。


“我。”明楼把报纸折起来,对明镜说道,“《庸报》主编胡先生亲自登门请我给他们报社写的一篇社论。”


阿诚一边吃饭一边道:“不务正业。”(总觉得这句不务正业是在回应上面的玩物丧志:-D)


明镜笑而不语。


明楼一怔对明镜说道:“嗨,咱们家孩子脾气见长啊,姐,您不管管?”


“我可管不了。”明镜道,“孩子们都快成精了。”


“那是。”


(褶子精吗_(:з」∠)_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 166页-167页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”她毕竟在明家做了十年的工。“明镜刻意压低了声音,“你看,你能不能帮我劝劝阿诚?桂姨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养母。”


“我看没戏。”明楼补充道,“阿诚的脾气您也不是不知道……”


明镜想想:“当我没说,吃饭吧。”


明楼微笑,若有所思愣了一会儿,继续进餐。


(我觉得最后这一句很有意思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 167页




明楼笑起来:“自古以来长姊为母,姐姐是明家的长辈,我在姐姐跟前再大也是个孩子,自然就要讨赏的。”


“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样乖巧伶俐?”


“要钱的时候。”


阿诚偷笑不语。


(其实文中关于明楼管理经济的笔墨不多,我一直好奇阿诚那句关于钱的“跟谁学谁”是怎么个说法,后来发现明楼在这里要过钱……所以阿诚要钱也是学的咯╮(╯▽╰)╭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178页




明镜板着脸:“你今天唱是不唱啊?”


气氛似乎陷入僵局。


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,仿佛心有灵犀,一点就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182页


  


下面很长一段都是关于桂姨回来,摘取部分




明楼伸手拉开抽屉,拿出一份拼凑好的文件,从文件的整洁度不难看出,阿诚很用心地把文件重新粘贴、吹风、熨干过,放在桌面上很清爽。


……


……


“好,真的能够狗咬狗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明楼说,“阿诚你辛苦了。”


阿诚一愣。


明楼反应过来,用手指了指楼上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196页 




明楼少有动怒,在家里,在明镜面前从来都是和顺有礼的。这一次,明楼做了主,为了阿诚。


……


……


明楼叫仆人出去告诉桂姨,明家不会支付她工钱,如再纠缠,就报警,告她虐待养子,告到她坐牢受审!


明楼叫人放话给她听,你要折辱一个孩子,你要虐杀一个人,我就偏要他成才,成为一个健康人,一个正常人,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198页




明镜笑得很温馨:“我太喜欢了,谢谢你阿诚。这画叫什么名字?”


明楼和阿诚一起答:“这画叫……”
阿诚抢先道:“家园。”


此话一出,站在一旁的阿香低头抿嘴笑了笑,生怕主人看到自己的样子。


明楼也看了一眼阿诚:“家园?”面色一副“你确定?”的怀疑模样。


阿诚肯定道:“家园。”


看着阿诚诚恳的样子,明楼对明镜重复道:“家园。”


……


“抽空去把画给裱了啊。”


明台拒绝:“不去,外面好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09-210页




看明楼和阿诚彻底走出了门,阿香才笑着说了实话:“这画啊,还有一个名字。”


“什么名字?”明镜问。


“更上一层楼。”


明镜、明台、桂姨听了,都先是一愣,然后回过神来,笑作一团。“……怪不得。”明镜哈哈笑说道。


明台笑着把画抱过去,顽皮道:“我马上去裱起来,挂客厅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10页


(所以,你们都默认了吗╮(╯▽╰)╭)


程锦云不好解释,索性岔开话题:“这画叫什么名字?”


明台想也不想就答:“佳偶天成。”


程锦云诧异:“啊?”


“这画叫佳偶天成。”


程锦云忍不住说:”可这是风景画,哪里来的佳偶?“


”有啊。“明台把画捧起来,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,”佳偶藏在房子里。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13页




(湖畔胖,树林边,佳偶一起荡秋千= =)




阿诚微微一笑:”你的话我听不懂。“


”其实吧,阿诚哥是唯一一个能告诉我,我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。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21页




明楼端坐在沙发上,专注地看着时事杂志。一旁的明台躺在沙发上,捧着时尚杂志看的不亦乐乎。阿诚倒了杯咖啡,坐在明楼身边切水果。


……


明楼喝了口咖啡,问道:”明少爷,还要买什么?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24页


(然后阿诚就出去了= =,咖啡不喝水果不吃的睡衣早餐阿诚嫂)




“阿诚哥有种别输给大哥。你杀翻他一次给我看看。”


阿诚笑而不语。


明楼迎合着明台,对阿诚嗔道:“你傻笑什么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65页




“我安排她今天上午在陆军医院做鼻梁接骨手术,下午我就去病房看看她,顺路去看看‘老同学’。”


明楼点点头:“不买束花去?”


“定了一束玫瑰,派人送到她病房去了,以我们秘书处的名义送的,钱让总务处报销。”


“这钱也能报销?你够精打细算。”


“跟谁学谁嘛。”


“干吗买玫瑰?”


“浪漫。”


明楼意味深长道:“祝你周末愉快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266页


(明长官你管你弟弟买什么花干吗?)


“都怪你,不该把他的剑挑了,太咄咄逼人了。”阿诚埋怨道,“好像我们合起来欺负小孩子。”


“那我下次还让着他。”


“别,别让了,明台的性格太要强,好面子。不然下次礼服上就不是咖啡渍了……”


“好,好。”说着,明楼就叫起了阿香。


“阿香去城隍庙买东西了。”阿诚看着明楼。


“要不,我来洗?”


阿诚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就势直接把礼服塞到他手里:“周末愉快。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266页-267页




阿诚拿起电话,还有一丝犹豫,眼中竟有泪光:“大哥?”


“稳住了,阿诚。稳住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282页




“对。我刚刚认清了一个现实,秘书处的美女秘书们个个都是美女蛇。”


“你有点受伤的感觉。”


“被蛇咬的感觉。”


明楼笑笑:“别指桑骂槐,她像‘孤狼’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296页




书房门开着,阿诚站在门口看着厨房方向,又走回来清了清喉咙,给明楼比了个“三、二、一。”开始嚷嚷起来:“每次我跟您提起加薪水……”


(脑补一下觉得好萌( ⊙ o ⊙ )


   


“有信心吗?”明楼确认道。


阿诚笃定:“只要您准时开场,我一定完美谢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  312页




阿诚修理着钢笔,他把钢笔小心夹在一个模具当中,用喷灯熔化一根金丝,再用一根针挑起一点,蘸在笔尖上,待冷却。


……


”修钢笔。“阿诚边吃边说,”大哥用的派克金笔笔尖磨损的厉害,我重新镶一下金。“


桂姨看着笔,问:”这就修好了?“


”还差一步,还得用细砂纸磨试一下,就好了。“


”这么麻烦啊,怎么不多买两只换着用?“


”有是有的,两三只钢笔时常换着用的,只是大哥用惯了这一只派克笔,笔用久了,有感情。“


阿诚吃完啦莲子羹,拿起细砂纸继续磨试笔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308-309页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阿诚坐在楼梯口用小锤敲着核桃,明楼坐在旁边一个接一个的吃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 11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不就考试嘛,哪里不能考?我不喜欢按部就班,既然决定要解决难题,就快打斩乱麻啰。”说完,拎起一把水果刀直冲厨房。


阿诚一愣神,感觉不对劲,提着菜刀就追了出来。


……


 明楼在书房和衣而睡,睡得不踏实,时起时卧,坐卧不宁。


……


阿诚坐在明楼书房门口,睁着一双眼,手里拎着枪,想着明天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13页-15页


“是啊,只不过……”明楼顿住不想再说下去,此时他的心里百味杂陈。


阿诚淡淡地说道:“大哥,此次行动计划,已经难为了明台,你自己就不要再难为自己了。”


明楼冷冷道:“你倒是挺肯为他说话的。”


阿诚不再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 17页




“发型怎么样?”


阿诚望了望:“听真话?”


“真话。”


“真像汉奸。”


明楼笑起来:“一点面子也不给。”


“您说要听真话。”


“你现在跟明台一样,说话越来越没规矩。”


“我们说话坦诚而已。”


“看来我要整肃家风了。”明楼指了指阿诚,阿诚浅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 29页




然后经典的rap和缝合伤口嘿嘿嘿,太长就不打字了(*^__^*) 




“我去做饭。”


“你会吗?”阿诚一愣,脱口而出。


明楼一副“小看我”的自信模样,站起身走出了书房。


三碗阳春面端上桌,明楼喊道:“吃饭。”


阿诚站在餐桌前,看看还在跪着的明台,对明楼使了个眼色。明楼会意,一脸严肃地叫道:“过来,吃饭。”


……


“受伤了么?”明楼冷不丁地问道。


明台道:“没有。”


“没受伤,你不去做饭,一个个都想累死我。”


“你放香油了吗?”见明楼又要对明台说什么,阿诚突然转移话题道。


明楼被打断,惊诧地看着他:“放香油?”


阿诚挑了挑碗里的面,一脸嫌弃:“你做饭就这水平?”


……


明楼冷着一张脸,语气笃定:“枪毙。”


这两个字一出,明台刚吃到嘴里的面条又被呛得吐了出来。


阿诚冷着脸对明楼道:“你能让我们好好吃饭吗?”


明楼不说话了,继续吃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36-37页




”不用。我坐陈秘书的车去。“突然,又顿了顿说,”你,去现场别再捡什么东西了。“


”我再捡什么,我把手剁了,成吗?“阿诚边走边说。


明楼道:”恩,记着就行,手留着做饭吧。“


”就惦记着吃。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 45页




“明台,有可能是黎叔的儿子。”


明楼愣住:“说什么?”


阿诚不再重复,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明楼从阿诚的眼神中明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  84页




阿诚心虚,不敢吱声,当即在台阶前跪下。


……


“你要不怕被我打残废,你就跟我进小祠堂,我们有话当着爹娘的面说。”


“好。”明楼道,“您让阿诚起来吧,我回来,他并不知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下册 206页


番外 烟缸与青瓷 全程放糖。




 


以下是吐槽。 


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完电视剧后对原著感到失望,原著作为剧本小说对于我这种读者来说,环境心理人物线索描写那叫一个单薄苍白无力,(是的哪怕是明楼这种人设也是一种苍白感)也是自此之后我才知道剧本小说就是对话流的美称= =。而且,对比《伪装者》上下两册和《谍战上海滩》一本332页,很明显,阿诚由管家兼司机上升到管家和兄弟这个地位,《谍战上海滩》单薄难以想象。


山影和正午这种作者做编剧的习惯真是有弊有利。


然而这本书故事的确精彩,不用多说,让我(这种人)感到惊喜的就是以上的糖、郭骑云的身份、明堂的身份安排。




演员真的真的真的很加分啊(排除程锦云)。


程锦云这人设在书里也就是一朵大写的白莲花!!!


因为我看电视剧时是跳着看的(你懂),所以部分剧情就落下了,看书时


程锦云幽幽道,“因为白娘娘肯为爱人去移山倒海。


韵外之致,弦外之音,拨动了明台的心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伪装者》上册 176页


然后《诉衷情》歌词“你的言语你的思想,也时常教人神往


“幽幽”“肯为爱人移山倒海”看得我尴尬症都烦了,这样的一见钟情还是狗带吧。


顺便,明楼极力想要塑造出渣男气质来,我觉得他可以学学明台(虽然我也挺喜欢小少爷)。




下次来整理十项全能的阿诚嫂都点了什么技能点_(:з」∠)_。